校友故事:周韫轶——十五中教会自己如何当老师

2018-06-14 09:10 来源:青岛实验高中

  周韫轶:十五中教会自己如何当老师

  青岛大名路小学校长周韫轶是青岛十五中1991届的毕业生,对当时的班主任桑达夫老师记忆深刻,如今自己也走上了教书育人的岗位,很多当年从老师那儿学来的东西,现在又全都对自己的学生倾囊相授。

  周韫轶说最近一次回母校是2014年的夏天,“9月份的时候回去找校长,有些事情交流对接一下,感觉整个学校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的。”“首先就是硬件上的变化,”周韫轶说,“校舍的翻新、布局的调整、食堂的建设等等,感受完全不同。我还特意去食堂里面看了看,虽然不是我们当初熟悉的环境了,但是感觉依旧是那么亲切。”后来,周韫轶还去自己当初上课的教室,寻找一下那时候的记忆。

  对老师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自己的班主任桑达夫。“桑老师永远都是一副冷峻的外表,很有派头。”周韫轶说,“桑老师个子很高,人也比较清瘦,穿衣非常得体,一尘不染的感觉,非常注重细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每天会早早地来到教室,倚在门边上,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所有的学生就一个个的从他面前进入教室,开始忙自己的事情,而桑老师在整个早自习期间都几乎一动不动地待在那儿,像一尊雕塑一样,也没有过多的话语,让人感觉非常深沉。”

  周韫轶和同学们一直都和桑老师保持着联系,经常会去家里看望他,“他女儿跟我们是一个班级,但是桑老师对待他女儿和其他所有同学都是一样的,感受不到一点儿特别。”周韫轶回忆道,“当时桑老师跟其他同学交流的眼神和对他女儿的眼神是丝毫看不出区别的,都是那种专注和清澈的,并没有说看到自己的女儿就会特别之类的。”当时还小,周韫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当她自己也走上工作岗位,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才发觉能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在桑老师的带领下,周韫轶他们班的学习成绩一直特别好,当时每次考试之后还会有级部排名,全级部前100名的学生会张榜公示,“我们班是70人左右,全年级应该有八九个班,每次级部前100名公布的时候,我们班就能占到30人左右。”周韫轶还记得他们班里有一个考初中的时候第一名的同学,进入到学校之后学习成绩也很好,一直都有一种心理上的优势,“但是桑老师对他却没有任何那种宠溺的感觉,反而是一种响鼓还要重锤敲的意思。”这也体现了桑老师的教学特点,就是“对孩子要求非常严格”。

  周韫轶说当时她坐在第一排,那个时候学生们都喜欢看武侠小说,上课的时候桑老师就喜欢在教室的后门观察,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当时我同桌看小说,外面还是包了其他课本的封皮,桑老师过来检查的时候,他就从桌洞里顺手塞到我这边来。”周韫轶的同桌也是一位十五中老师的孩子,但是桑老师丝毫没有留任何情面,对所有同学一视同仁。

  “亲其师信其道”,周韫轶说,桑老师似乎就有这种魔力,让所有的学生对他都十分钦佩,他的学识、为人,哪怕是酷酷的外表都能把你征服。“当时感觉他就是权威,不管说什么大家都愿意去听。”当时桑老师给周韫轶纠正她的英语发音,有些音需要上扬的,她怎么都把握不好,桑老师就告诉她一些窍门,该从哪里着手去练。类似这样的很多细节,都会起到很好的效果,让同学们会很钦佩。

  虽然桑老师经常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是周韫轶印象里的桑老师却是一个对同事会倾心相帮的人。“整个人在这里就是一个丰满立体的形象,治学是严谨的,对待学生是一视同仁的,对待同事又是那么的豁达。”即便喜怒不形于色,但是那种很优雅、很豁达的气场,让人觉得都十分信服。在信服老师的过程当中,学生们也会不自觉地受到影响。

  有一次是五四青年节的时候,青岛十五中搞活动,周韫轶就记得当时大家都在操场上,晚上的时候同学们就去逗桑老师,唱歌跳舞都拉拽着他,而这个时候桑老师所表达出来的是对于孩子们成长的那种欣慰和喜悦,当一个平时非常严肃的老师真情流露的时候,往往更能够打动人心。“多年以后,我们去他家里拜年的时候,他依旧是酷酷的,话也不多,但是当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觉得心里面十分踏实。”更多的是一种敬爱的情愫吧!

  还有一件让周韫轶印象深刻的事情,则是涉及某次政治事件,当时有很多外校的学生来到青岛十五中,呼唤着大家出来一起游行。“我们的教学楼就在马路边上,当时就有两个学生爬到窗台上去扒着窗户往外看,其实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单纯地好奇、看热闹。”周韫轶说。这个时候桑老师进来了,严厉地批评了那两个学生之后,就给学生们讲了很多道理,虽然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具体的内容了,但是周韫轶仍然记得主要意思就是让同学们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判断,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学好知识比什么都重要。“这也是对学生们的一种保护,需要有人能够把握得住正确的导向。”

  除了对班主任老师记忆尤其深刻之外,同学之间的情谊故事也都刻在周韫轶的脑海里。当时学校都比较抓升学率,周韫轶仍然记得班里有3个学习成绩特别好的同学,从十五中毕业中考的时候成绩特别好,有别的学校想要他们,“学生的观点和家长的观点是一直在交锋,学生的角度是不愿意走的,想继续留在十五中读高中。”周韫轶说,当时青岛二中还给出了“物质奖励”——一辆自行车。那可是1991年啊!但是家长就想让孩子去读二中,所以双方就互不相让,僵持不下,“最终有两个同学没能抵抗家长的意见,只有一位同学留了下来,这对桑老师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

  对于周韫轶来说,初中毕业之后直接考了青岛师范中专,当时的中专是比高中分数线要高的,而且毕业之后还比较好就业,“当时学校的老师和家长都建议考中专,那个时候就是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中专毕业以后,周韫轶读了青岛大学的小学教育专业的专科,随后参加工作分配到台东六路小学,在职期间又读了本科,并上了全日制的教育管理专业研究生。

  “初中的阶段应该算是刚刚开始懵懂的青春期,新事物的接受和品质的塑造更多的是在初中养成的,人生观、世界观开始慢慢形成。”周韫轶表示,她从自己的老师那里学会了怎么当老师。“从选择当老师开始,到最后当成老师,我觉得还是桑达夫老师对我的影响比较多。”周韫轶说,桑老师的那种豁达、严谨等,都对她以后的教师生涯影响很深。

  而对于青岛十五中现在推行的新人文教育,周韫轶也是十分认同。“因为学校拍一个宣传片的机会,我联系现在十五中的孙校长回了母校,在跟孙校长的交流中我就感觉到,他对于教育的这种人文情怀是很凸显的。”周韫轶觉得孙校长对于十五中发展的格局认知是很清晰的,在这个大的格局之下再去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忙而有序。

  在自己的教师生涯中,周韫轶也会去效仿、内化自己当初老师的教育方式,每遇到什么情况,她就会想想自己当初上学那会儿老师是怎么处理的。“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桑达夫老师一直是‘言必信,行必果’。”这个对于周韫轶的教师生涯是有很大影响的,“就比如说,有时候我们随口对学生说,‘大家都坐好了,谁坐得好就给谁奖励一朵小红花’这样子,老师可能是随口说说,但是学生们会牢牢记得,他会跟你要的。”也是如此,让周韫轶觉得更应该学习桑老师那种“言必xin、行必果”的作风,否则就会起到不好的作用。就像布置作业的时候,让学生回家自己复习课文,然后第二天一起讨论讨论,假如第二天没有讨论的话,再布置这样的作业学生就不会听了。

  2012年的时候,大名路小学开始试验个性化教育的主张,并且慢慢总结出了自己的“纳”文化。周韫轶说,大明路小学现在的新市民子女比较多,办学条件也相对比较受限,所以他们以“纳”文化来接纳所有人不同的成长发展需求,“容纳差异,促进平等,倡导多元,发展个性,这是我们的核心教育价值。”而对于青岛十五中,她充满了亲切的感情,“相信青岛十五中的新人文教育一定会在青岛实验高中落地生根发芽,也一定会滋养崭新的实验高中,衷心祝愿我的母校。”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