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透析4次却拿到6项专利,看了他的故事,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2018-06-08 14:43 来源:中国教育报

  数天之前,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迎来平台第183877位志愿登记者。

  你知道,这意味着以己之身

  给世界留下一份生命的馈赠。

  一位青年相伴梦想,与时间赛跑。

  你知道,往往这样的故事,

  会让人的心都狠狠地颤一颤。

  而这些事情的亲历者,

  一位出身贫寒的青年,

  却已进入肾炎终末期(尿毒症期),

  在长沙某栋楼15层的露天阳台上,

  为自己做过上千次的透析,每天4次。

  相伴的,则是始终坚持的思考、科研,

  以及6项专利发明。

  他将改自泰戈尔的诗句送给世界: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真正的强者不是没有眼泪,

  而是含着眼泪依然奋力奔跑的人。

  这位真正的强者,名叫邹勇松。

  家境贫寒自幼患病

  邹勇松是长沙理工大学

  计算机与通信工程学院15级研究生,出生在湖南省新化县一个农民家庭

  出身贫寒的他自幼患有肾炎,现已进入终末期(尿毒症期)。

  今年2月10日中午,

  记者第一次在长沙市四方坪的

  出租屋见到邹勇松

  十五楼露天阳台的帐篷里,

  邹勇松在给自己做透析。

  阳台外,北风呼啸,

  仿佛要把小小的帐篷撕碎。

  用加温箱加热透析液、

  紫外线灯消毒、在帐篷里透析。

  每隔几小时,

  邹勇松要置换一次透析液,

  以排出体内毒素。

  一袋两公斤透析液导入体内,

  若不小心让空气进去,

  浑身骨头就会剧痛。

  帐篷里,他打着喷嚏。

  当时长沙气温只有3摄氏度。

  2017年6月手术以来,

  邹勇松在没有亲人陪护的情况下,

  每天给自己做4次透析。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源,

  他将一直靠腹透维持生命。

  为什么要把帐篷放阳台上,

  放在屋里不是更暖和一些吗?

  “这房子是合租的,

  我只有一小单间,

  放客厅会影响别人。”邹勇松这样说。

  还有那么多事要做,

  必须努力活下去!

  为挣钱给邹勇松治病,

  父母、哥哥和姐姐

  相继离家前往广东打工。

  “有一天,我听见爸妈在病房外说话,

  ‘只要他活着,再怎么难,也要治’。

  我当时就哭了。

  亲人都没有放弃,我怎么能放弃?

  我还有那么多事要做,必须努力活下去。”

  研二时,

  邹勇松提前完成毕业论文,

  后来在一所高校无人驾驶研究所实习。

  于是,他的一天通常这样度过——

  7时起床做第一轮透析,

  半小时后出门,

  路上买个早餐,

  边吃边走到单位工作。

  12时下班回家做第二轮透析。

  午饭是前一天做好的,热一热便吃。

  14时出门上班。

  傍晚去菜市场买点菜回家,

  把饭菜准备好,

  便开始第三轮透析。

  透析结束,吃完饭继续科研。

  23时睡觉前再透析一次。

  有人问,

  为什么自己在家做腹膜透析

  而不选择报销比例更高的血液透析呢?

  邹勇松解释说:

  “血透每2~3天要去医院做一次,

  一次要4个小时,

  意味着我出院后每隔两三天就要去医院,

  肯定会耽误工作。

  如果不能按计划做我的发明,

  那我活着才是真痛苦。”

  读研以来,

  邹勇松就专注于各种发明研究。

  病床上的邹勇松形容枯槁,

  刚动完手术,腹部插着一根透析导管,

  手里却拿着手机一直写着什么。

  住院期间,邹勇松坚持用手机

  写专利和软件著作权的申请材料。

  今年3月21日,

  邹勇松拿到了中国专利局颁发的

  新型专利授权通知书:“共享打印机”。

  近两年,他申请授权的

  专利和软件著作权已达6项。

  “共享打印机”的构想源自微信照片打印机。

  他网购了二手打印机、

  二手电脑、二维码扫描仪,

  再买来手机卡和网卡,

  请研究室同事设计打印机外壳包装。

  接着,注册门户网站“印了么”

  购买虚拟主机,进行软件编码。

  这个发明可以克服传统打印的弊端,

  邹勇松说:“很便捷,

  用户只需在网站上注册一个账号,

  将要打印的文件上传,

  点击系统生成二维码,

  保存在手机里,

  然后对准打印机上的二维码扫码口,

  就可打印出文件了。”

  2017年8月,

  邹勇松提交了“共享打印机”

  实用新型专利授权申请;

  9月,提交

  “智能机器人的导航方法与导航系统”

  发明专利授权申请,

  以及“多源融合定位系统”

  “激光雷达自建实时地图软件”

  “自动打印机软件”

  等3项软件著作权。

  第183877位志愿登记者

  邹勇松还清楚地记得,

  用种种方式对自己施以援手的老师们:

  “芦茅小学康景贤校长不因我重症而拒收,亲自安排入学;

  中学班主任李洪佩老师为我申请各种补助和减免学费;

  大学时,一位退休教授通过学校资助中心每月支持我360元生活费,

  毕业时我想办法找到他,他依然不告知名字。

  他教导我:

  ‘不必惦记着给我回报,你有作为就是最好的回报’;

  读研后导师董国华教授无微不至关心我,帮我筹集治病经费,联系肾源。我虽不幸,有幸遇到这么多关心帮助我的人。”

  “最需要别人帮助的人,却是帮助别人最多的人”,小邹的辅导员易亭亭曾这样评价他。

  最近,邹勇松的妈妈被检查出心肌梗死,可是,妈妈却拒绝住院,反而安慰邹勇松说:“吃吃药就好。”

  他看了看妈妈,妈妈心脏不好;又看着阳台外透析的帐篷,自己肾脏不好。

  “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因为脏器不好饱受病痛折磨吧。”

  邹勇松对妈妈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于是,他选择了捐献器官和眼角膜。

  “您是本平台第183877位志愿登记者,感谢您对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事业的参与和支持!”

  看到屏幕页面跳出的志愿登记卡和文字,邹勇松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国有十八万个在册志愿者,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这个世界很美好。人总有一死,用自己的器官延续他人的生命,这也算是最后的价值。”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爸,妈,最近病情恶化很快,肌酐已经700多了,喘不过气,说话都没力气……儿时最多的记忆就是你们的肩膀,背着我走过多少路,跨过多少山,挨了多少饿。我曾想,等毕业了就有能力让你们过一个快乐幸福的晚年。可是天不遂人愿。如果有来生,再做你们的儿子,报答今生的养育之恩。——您的儿子邹勇松,2017年5月2日晚”

  邹勇松把这份遗书藏在枕头下,每天睡前掏出来瞧一眼。

  “我的生命会比一般人短,我的终身也许只是别人的半辈子,所以我更珍惜时光。我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如果能让社会进步,能改善人们的生活,哪怕提供很小的便利,我都心满意足,没白来世界一趟。

  泰戈尔有句诗: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我把它记在了本子上。不过做了一处改动,把‘要我’变成了‘我要’——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邹勇松的同学胡继启感慨:“那天晚上去病房看勇松,他在看一本Java专业书。一个身患尿毒症穿着白色病服的男同学,瘦得只剩皮包骨,打着点滴,却还在认真看书。床头是同学送的鲜花……

  这一幕让我难忘。梦想的花在绝境中也会盛放,那健康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奋斗?!”

  一边透析,一边坚持科研的勇松不想在奔向人生理想的路上缺席。

  这条路上,有些人一路坦途,却时不时怨声载道,颓唐蹉跎。

  而有些人,仅仅是继续前行,就已经花费所有的力气。

  诚然,命运始终不停地为不同的人制造各色难题,甚至不幸,

  但请相信,它没有真正放弃过谁。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