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上海携程惊现虐童事件

2017-11-13 12:10 来源:爱青岛
  

  一则托幼机构教师虐童的视频将携程推上风口浪尖。而此事背景并不简单,当地教育局和携程在办园问题上早有分歧,是当地妇联和总工会介入让这个托幼机构得以开办。

  那么,托幼灰色地带谁来监管?中国为什么缺少托儿所?孩子被虐如何维权?

  事件回顾

  近日,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在网上迅速发酵。

  该园被曝出多位幼童受伤害,有多名家长痛诉孩子被“喂芥末”、“服安眠药”、“打昏在地”,还有家长在社交媒体晒出了孩子出现创伤事件应激障碍的诊断书。家长得知真相后失控的视频也在网络广为流传。不少评论认为当事教师“禽兽不如”,事件令人难以置信。

  今天上午,上海长宁警方发布消息称,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3名涉事人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涉事“老师”已被开除,携程公司深表歉意,表示将给予孩子及家属进行相关的体检和心理干预,确保将事件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且会尽快把监控视频安装到相关家属的手机端,公司会派人监督托幼所的管理。

  上海市妇联9日表示强烈谴责,并密切关注此事后续进展。

  开绿灯的携程亲子园

  携程亲子园,又称携程亲子中心,是由携程工会等多个部门合作开辟出800平米场地,在2015年年底开始建设的一个日常托管项目。其目的是为了解决1岁半至3岁半的员工子女在上幼儿园之前,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成立“携程亲子园”这一在国内企业中鲜见的日常托育服务项目。

  中国上海网站信息透露,携程亲子园为2015年底经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共同促成的日常托管服务项目。

  2015年底,经上海长宁区妇联牵头,携程公司与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为了孩子”学苑共同努力下,精心设计打造“妇女儿童之家--携程亲子园”日常托管服务项目,着力解决职工1岁半至3岁左右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

  2016年2月26日东方网有过报道,携程亲子园被紧急叫停,叫停的原因是“没有取得行政许可”。

  但在2016年4月21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曾去到该地进行调研工作,5月4日,上海市总工会也带调研团队到该亲子中心进行调研,并称希望其他企业也能学习这种模式。至此,携程亲子中心是上海市总工会首批挂牌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之一。

  托幼灰色地带,谁来监管?

  虽然携程亲子园称第三方机构“为了孩子学苑”具备早教自治,但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局回应,该幼托所并没有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

  埃尔特创始人张释文解释说:“3岁之前的托管,是归工商民政卫生等部门管的,三岁之后归教育部门,也就是说,携程亲子园归妇联下属的托管机构,已经算是根正苗红了。家长可以起诉妇联,它是被委托管理方的上级部门。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教育部门审批发放办学许可证,针对的是教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0至3岁的托管服务不在此范畴,托幼机构只能进行工商注册。与此同时,工商部门只能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教学内容、师资和环境等鞭长莫及。

  托幼机构处于监管灰色地带,教育、卫生、工商,似乎谁都可以管,又似乎谁也管不着。相关立法亟待出台,但难度重重。”

  说到底,携程亲子园只是一个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其第一责任人是妇联,不涉及教育部门。

  从底部就开始倾斜的积木

  据悉,在携程亲子园之前,“为了孩子学苑”并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仅在社区中心有过服务和拓展的经历。

  2016年2月,携程开设“亲子园”,聘请第三方早教机构“为了孩子学苑”前来管理,为本单位员工托管孩子。服务时间为每天早上8点半到晚上6点半,每月收费2580元。

  对于携程亲子园员工的招募,主要通过相关网站,经过面试后筛选老师和“阿姨”。

  虐童视频中曝光的“老师”,后被证实为携程亲子园保洁人员且无保育证,对于保洁员何以能够介入孩子的日常照料和教育问题,“因为这个班小朋友年龄比较小,阿姨会帮忙,尤其早上接送的时候。并非就视频中一天帮忙,日常都会介入帮忙。”

  与家长的见面会上,涉事“老师”当场下跪求原谅,说自己错了,但家长并不买账。

  第三方托管难题

  中国为什么会缺少托儿所?

  梁建章认为:其实在计划经济时代,托儿服务在中国城市中非常普遍,很多企事业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员工在上班时可以把小孩放到其中托管。但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福利性的托儿服务体系被全面废止;大量单位办的托儿所在改制中被裁减。

  除了企事业单位的成本考虑之外,托儿所在中国消失的另一个原因,是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出生人口数量锐减,降低了托儿需求。而保姆和老人帮带小孩等选择,使得托儿所的消失暂时没有形成巨大影响。

  不过,随着生育政策的改变、社会状态的改变,没有托儿所的弊病又逐渐显现出来。

  那么,在公办托儿机构缺位的情况下,民办托儿所能否起到弥补作用?企业是否能够承担起这部分幼托职能?很遗憾的是,大多数企业恐怕不具备这种能力。即使企业有意愿也有能力,企业兴办的托儿所也很难通过苛刻的经营资质审核。

  携程是极少数兴办了员工子女托儿所的中国企业。可即便是携程这样的大型企业,也是在投入大量资金,尤其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审核流程之后,才好不容易获得了相关许可。

  这些都说明,在现行的市场和政策环境下,企事业兴办托儿所很难成为主流。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还是需要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在鼓励民间参与的同时,政府直接或者牵头兴建更多的托儿机构。

  对此,熊丙奇老师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提高公办、普惠园比重,关键在增加对学前教育的投入,重视基础公共教育。我国目前学前教育公办园比重低,主要原因是政府财政投入不够。2008年,我国预算内学前教育经费总支出仅占预算内教育经费支出总量的1.29%。经过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后,2013年,这一比例提高到3.3%。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2020年,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园比例达到80%,是教育改革和发展要啃下的硬骨头之一,为此,我国应该强调政府的投入责任。

  低龄儿童的反抗能力差,在受到虐待、欺负后,可能会因为害怕不敢向家长倾述。

  如何辨别孩子是否遭到虐待?

  细心观察孩子的变化,例如孩子突然暴饮暴食,或早早喊饿,询问孩子是不是幼儿园的食物他不喜欢,还是老师没有给他食物。

  给孩子洗澡时,留心孩子身上不寻常的痕迹,在孩子表现的支支吾吾时,不要情绪过于激动,以免吓到孩子,最好依然不露声色地耐心询问。

  晚上接孩子时,问问孩子今天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都吃了哪些食物,有没有交到新的朋友等等,一方面可以和孩子建立亲密沟通,另一方面也可以锻炼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

  一旦发现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查看一下手机上的监控视频,没有视频的询问一下老师,让老师意识到孩子跟家长关系很亲密,无话不谈,万一有心怀不轨的老师,也会不敢轻举妄动。

  发生虐童事件,我们应该如何维权?

  在我国,《刑法修正案(九)》中有明确规定。

  “对未成年人负有监护、看护责任的,虐待被监护、看护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修正案还强化了幼儿园、学校等教育机构的职责,“针对单位犯罪的,不仅要判处罚金,而且还要处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

  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有相关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

  六十三条:学校、幼儿园、托儿所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由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学校、幼儿园、托儿所教职员工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行为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依法给予处分。

  同时,我们也应该继续向国外学习先进经验。

  在很多国家,虐待儿童都是重罪,包括孩子的亲生父母也是一样,即便是邻居看到你虐待自己的孩子,那么你也将面临法律的严惩。

  在美国,接触人有举报义务。

  与儿童有经常性接触的人员,包括社工、学校的教职工、医生及其他卫生保健工作者、心理医生、保姆、验尸官以及执法人员,都有报告义务。如有关人员没有尽到举报之义务,就有可能受到处罚,如罚金或者监禁甚至可能承担民事责任。

  在日本,着重防患于未然。

  日本预防虐待儿童的一大特点是要及时发现。

  日本东京儿童咨询中心制定的《防范虐待启示手册》中提出了虐待SOS信号,如儿童身上有不自然的伤痕和淤青、孩子有暴力倾向等。只要孩子行为有反常,就要及时关注干预。

  但是,目前虐待儿童,无论行为多么恶劣,给孩子的身心带来多么巨大的伤害--只要没有构成孩子重大伤残,施暴者最多就是被开除,被罚款,公开道歉,顶天了就是一个行政拘留--完全上升不到刑事案件的层面。

  文字来源:教育思想网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有人呼吁,我们迄今还没有专门的儿童权益保护法。虽然联合国有儿童权益保障公约,中国是很早的签约国。但我国一直没有专门的儿童权益保护法。

  我们盼望尽快出台这样一部法律。让施暴者远离我们的孩子!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